他一个成年人这会儿都有点热得受不了,更别提这些娇气的学生了。

钟老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样心怀鬼胎又不公平的比赛,哪怕只是“友谊赛”,钟老师都不想打。

更何况就眼前这个情况,哪来的友谊,只有赛好吗?

明知道对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还要好生招待,真在大夏天跑来这个室内操场比赛,钟老师就想骂脏话。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人家都已经欺上门来了,自己还要以礼相待。

对这一套,钟老师心里挺不爽的。

可谁让他们产礼仪之邦,必须得有大国的大气。

赵小川瞪了瞪眼睛:“俏丽吗,我们夏令营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的人。这些人……”

有些,他不认识,但有些,他们认识啊!

不单赵小川认识,作为同校又同班的杨真和赵文雅也都认识。

一下子见到这么多认识的人,赵文雅和杨真还以为自己不是在夏令营而是回到学校了呢。

青春美少女烈日当空娇楚外拍照

遇到老熟人,杨真他们的胆子立刻变大了,纷纷上前找熟人“聊聊”,了解情况。

几句聊下来,杨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老同学的脸色这么难看了。

原因很简单:老同学原本在培训班太太平平地上课,补习知识,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被人给实力碾压了一番。

暑假会去培训班继续学习的学生,都曾报名参加夏令营,但考试没考过,落选了。

在自己学校的时候,被人给比下去了。

这自己好端端的参加培训班,没招谁惹谁,怎么又要跟人比,还又被人给比下去了?

这都不算什么,最招人厌的是岛国的学生赢了他们以后,看他们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垃圾一样。

俏丽吗啊,什么东西!

直到现在,补踢过馆的学生还在郁闷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真倒霉啊。”赵小川感受了一句,忍不住替自己的老同学鸣不平。

老同学提醒了赵小川一点:“看到没有,我们这么大一群人都是比输的。接下来,估计要轮到你们倒霉了。这几个岛国的学生,素质低,招人嫌,但是能力真的高。”

不然的话,他们这么大的一批人也不会都输了。

这面子,丢大了。

自己吃过亏了,老同学当然不希望赵小川走自己的老路子。

毕竟国最优秀的中学生应该都聚集在夏令营里了。

要是这一站,岛国的学生还是大获胜的话,那么就是他们花国的初中生军覆没了。

这样的结果,想想就可怕,绝不能让它发生。

老同学:“赵小川,你在学校的时候表现不错,又在夏令营里学了那么久,水平应该提高了不少吧?眼前这个情况,你搞得定不,有多少把握啊?咱们可是千万千万不能输了。”

“再输的话,那个国际奥数赛,我们国家是不是可以直接放弃了。”

因为也没有脸去了。

还没出国门呢,先被亚区的其他国家给打败了,还是惨烈无比的那一种,想想都觉得丢人。

这会儿,他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小川这些人的身上。

“嗯……”赵小川迟疑了,老同学的水平是比自己低了那么一点点,可差距不是那么大的。

赵文雅要不是有杨真为她捉刀押题的话,来参加夏令营的就该是这位老同学了。

实力相差无比的老同学输得这么惨,自己被问有没有信心,赵小川回答:没有,一点都没有!

老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一点把握都没有啊?在夏令营这么久,你都在混吗?”

赵小川呸老同学:“别看不起我,你们不也都输了。这里只是夏令营,又不是大脑改造机构。人还是之前的人,顶多是教导的老师水平高一点,但学生的表现也不可能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就突飞猛进,从地上飞到天上去了。”

“现实一点好吗?要是夏令营的老师真有这样的本事,那之前的国选拔就是个屁。随便送个成绩还不错的学生来给这些老师教,不就完事儿了吗?”

老同学:“呃……这倒也是啊。本来我对你们这些同学还抱有一些信心,你这么说,我就一点底都没有了。”

“这次被人踢馆,我们要被岛国的学生杀的节奏吗?”

不,他们丢不起这个人,国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看到老同学愁眉不展的样子,赵小川连忙安慰:“别怕别急,情况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那你行了?”是的话,那他就真的不用担心了。

赵小川摇头:“我只是让你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怎么就成了我一定行的呢?你这是什么逻辑?”

老同学气:“你又不行,那你让我放心什么?我怎么放心,你是拿头让我放心,还是拿脚让我放心?”

到底谁的逻辑有问题?

赵小川拍拍对方的肩膀:“你别急啊,听我慢慢给你说。你也知道,夏令营里的学生是怎么选送上来的。我不行没关系,我们夏令营里有行的人不就是完事儿了吗?”

谁说一定要他行才行,别人行也一样行啊。

老同学的眸子往夏令营那群学生里望了望:“谁啊?”

赵小川卖关子:“你猜猜看,看那群人里,谁最像是这个人。”

老同学皱出了一张褶子脸:“这我怎么看得出来?我又不会看相。”

说是这么说,老同学还是非常认真的巡视着每一个夏令营的同学。

当他看到唐果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他的目光从唐果的身上移开,要看向别人的时候,移不过一秒,目光又回到了唐果的脸上。

这样的情况后面一直出现,仿佛唐果的脸是磁石有吸力,所以老同学的眼睛怎么也转不开。

看了唐果足足有五次,老同学才忍不住问到:“那个赵小川,我问你啊。那个站在中间的女孩子,也是你一起参加夏令营的同学吗?她……”

赵小川嘿嘿笑:“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