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个高阶修行会在生死对战之中救自己的对手。

他们不是懵懂天真的孩童,他们是吞噬资源,用刀剑拼杀,心越狠才能走得更远爬得更高的修行者。

他们从一开始就走在修罗道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这种情况下,哪里会有人还能去为让自己流血的对手操心。会在对战之中分心的修行者,早会被这世界淘汰了。

他们都是登上高位的修行者,都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

哪怕那个少女和他见过的所有修行者都不一样,但他之前已经摆明了态度,他没有对她放水,他是随时会杀了她的敌人。

无数想法充斥在他的脑海里,电闪雷鸣之中,少年静静看着手中剑刺向自己的少女。

他相信她一定懂得,所以她也一定会……

姬嘉树心中充满了笃定,但下一刻,换作姬嘉树瞳孔一缩。

他的耳边传来了剑与剑碰撞的声音。

时间的流速像是在瞬间变得极慢。

姬嘉树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女的剑,不顾他朝向她的剑锋,先用侧面勾住他的剑往外拉。

爱笑的牛仔裤女生

嬴抱月微微侧过脖颈,但也不知他的下一招会伤她到何处。

闪电熠熠,雷声訇訇,少年的的耳边却传不来任何声音。

春雷剑上传来断水剑往外勾的压力,执着,又坚定,宛如那个少女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人生第一次,姬嘉树发现他握不住他手中的剑。

真是,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人呢?

他真是败给她了。

他的剑犹豫了,但那个少女的剑却从未犹豫。

哪怕知道她要受伤,哪怕知道他的目的,她依旧没有改变。

在雷声之中,姬嘉树闭上眼睛。

他所喜欢的,果然是七玦而不是七绝。

姬嘉树再一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睁大了眼睛。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嬴抱月往外勾他的剑,之后那个少女居然像是像是在玩杂耍一般,左手握住了他的剑锋往她身前拉去,而在那之前断水剑瞬间被她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剑锋回转,剑气碰撞,砰的一声!

台上腾起了巨大的水雾。

在电与光中,人们听到了一把剑落地的声音。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台上的那团水雾,看着在一瞬之间变得一片死寂的高台之上,朦朦胧胧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

两人的身影离得极近。

水雾静静散去。

人们看见一把剑落在地上,而一把剑悬于空中。

落在地上的,是春雷剑。

悬于空中的,是断水剑。

所以人屏住呼吸,愕然看着台上的那对少年男女,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姬嘉树知道,之前的那一刻快得好似做梦,唯有身前那个少女的温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少年微微低下头,看向近在迟尺的少女的侧颈。

他轻声开口,“我输了。”

感受着身后的那道剑意,他觉得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所有人怔怔看着这一幕,看着高台上那个少女的剑静静悬于台上少年的后心。

没有哪个高阶修行会在生死对战之中救自己的对手。

他们不是懵懂天真的孩童,他们是吞噬资源,用刀剑拼杀,心越狠才能走得更远爬得更高的修行者。

他们从一开始就走在修罗道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这种情况下,哪里会有人还能去为让自己流血的对手操心。会在对战之中分心的修行者,早会被这世界淘汰了。

他们都是登上高位的修行者,都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

哪怕那个少女和他见过的所有修行者都不一样,但他之前已经摆明了态度,他没有对她放水,他是随时会杀了她的敌人。

无数想法充斥在他的脑海里,电闪雷鸣之中,少年静静看着手中剑刺向自己的少女。

他相信她一定懂得,所以她也一定会……

姬嘉树心中充满了笃定,但下一刻,换作姬嘉树瞳孔一缩。

他的耳边传来了剑与剑碰撞的声音。

时间的流速像是在瞬间变得极慢。

姬嘉树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女的剑,不顾他朝向她的剑锋,先用侧面勾住他的剑往外拉。

嬴抱月微微侧过脖颈,但也不知他的下一招会伤她到何处。

闪电熠熠,雷声訇訇,少年的的耳边却传不来任何声音。

春雷剑上传来断水剑往外勾的压力,执着,又坚定,宛如那个少女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人生第一次,姬嘉树发现他握不住他手中的剑。

真是,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人呢?

他真是败给她了。

他的剑犹豫了,但那个少女的剑却从未犹豫。

哪怕知道她要受伤,哪怕知道他的目的,她依旧没有改变。

在雷声之中,姬嘉树闭上眼睛。

他所喜欢的,果然是七玦而不是七绝。

姬嘉树再一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睁大了眼睛。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他相信她一定懂得,所以她也一定会……

姬嘉树心中充满了笃定,但下一刻,换作姬嘉树瞳孔一缩。

他的耳边传来了剑与剑碰撞的声音。

时间的流速像是在瞬间变得极慢。

姬嘉树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女的剑,不顾他朝向她的剑锋,先用侧面勾住他的剑往外拉。

嬴抱月微微侧过脖颈,但也不知他的下一招会伤她到何处。

闪电熠熠,雷声訇訇,少年的的耳边却传不来任何声音。

春雷剑上传来断水剑往外勾的压力,执着,又坚定,宛如那个少女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人生第一次,姬嘉树发现他握不住他手中的剑。

真是,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人呢?

他真是败给她了。

他的剑犹豫了,但那个少女的剑却从未犹豫。

哪怕知道她要受伤,哪怕知道他的目的,她依旧没有改变。

在雷声之中,姬嘉树闭上眼睛。

他所喜欢的,果然是七玦而不是七绝。

姬嘉树再一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睁大了眼睛。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嬴抱月往外勾他的剑,之后那个少女居然像是像是在玩杂耍一般,左手握住了他的剑锋往她身前拉去,而在那之前断水剑瞬间被她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剑锋回转,剑气碰撞,砰的一声!

台上腾起了巨大的水雾。

在电与光中,人们听到了一把剑落地的声音。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台上的那团水雾,看着在一瞬之间变得一片死寂的高台之上,朦朦胧胧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

两人的身影离得极近。

水雾静静散去。

人们看见一把剑落在地上,而一把剑悬于空中。

落在地上的,是春雷剑。

悬于空中的,是断水剑。

嬴抱月往外勾他的剑,之后那个少女居然像是像是在玩杂耍一般,左手握住了他的剑锋往她身前拉去,而在那之前断水剑瞬间被她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剑锋回转,剑气碰撞,砰的一声!

台上腾起了巨大的水雾。

在电与光中,人们听到了一把剑落地的声音。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台上的那团水雾,看着在一瞬之间变得一片死寂的高台之上,朦朦胧胧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

两人的身影离得极近。

水雾静静散去。

人们看见一把剑落在地上,而一把剑悬于空中。

落在地上的,是春雷剑。

悬于空中的,是断水剑。

所以人屏住呼吸,愕然看着台上的那对少年男女,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姬嘉树知道,之前的那一刻快得好似做梦,唯有身前那个少女的温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少年微微低下头,看向近在迟尺的少女的侧颈。

他轻声开口,“我输了。”

感受着身后的那道剑意,他觉得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所有人怔怔看着这一幕,看着高台上那个少女的剑静静悬于台上少年的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