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村,某个小坟包,墓碑上刻着一行字:“李易之墓,孙李彦。”

石樾跟李彦站在坟包面前,李彦满脸泪水。

“爷爷,爷爷,彦儿回来看您了。”李彦抚摸着李易的墓碑,伤心的说道。

“都是我不好,应该早点带你回来看看你爷爷。”石樾叹了一口气,有些自责的说道。

“不怪你,石大哥,这就是爷爷的命吧!”李彦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

“您放心去吧!我以后会好好照顾彦儿的。”石樾脸色一凝,许诺道。

“彦儿,天色也不早了,你要留在村子里住一晚还是离开?”石樾抬头望了一眼暗下来的天色,开口问道。

李彦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摇头说道:“不用了,咱们离开吧!爷爷跟我说过,要我好好跟着石大哥学本事,我一定会完成爷爷这个遗愿的。”

石樾点了点头,他嘴唇微动了几下,双手泛起一阵黄光后,往坟包按去。

黄光一闪,坟包变成了灰白色,表面松软的泥土变成了坚硬的灰石。

石樾手掌一拍腰间储物袋,皓月飞舟从中飞出,迎风见涨的落在石樾身前。

他跟李彦先后走了上去,并一道法诀打在了上面。

水灵大眼睛女还甜美私房照

皓月飞舟顿时白光大放,载着两人向高空飞去,没过多久就消失在天际。

······

太虚宗,翠云峰。

周振宇站在青桐阁面前,眉心贴着一枚玉简。

没过多久,他取下了玉简。

“臭小子,刚刚筑基就能破掉老夫布下的阵法,怪不得敢到处乱跑,希望石师弟在天之灵,保佑你平安无事吧!”周振宇抬头望着高空,低声喃喃自语道。

“铛铛铛”的连绵钟声响起,响彻云霄,一声比一声响亮,一连五下。

听到钟声,周振宇眉头一皱,喃喃自语道:“又发生大事了!哎,风雨欲来,多事之秋。”

他摇了摇头,一飞而起,化为一道黄光向祖师堂飞去。

没过多久,他来到了祖师堂。

陈祥东、王天极等人早就来到了祖师堂,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周通天眉头紧蹙,手上拿着一枚蓝色玉简。。

“掌门师兄,又发生什么大事了?你居然又把我们叫来。”王天极皱着眉头问道。

“古剑门的独孤前辈派人送来了传讯玉简,请慕容师叔前往万剑山一趟,要是慕容师叔不方便,我去也可以,你们说,古剑门这是不是在试探慕容师叔是否在宗内?”周通天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古剑门请慕容师叔去一趟万剑山,有没有说明目的?”周振宇眉头一挑,有些疑惑的问道。

“要是说了目的我还放心,问题是没有,不知道古剑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就担心古剑门是在试探慕容师叔是否在宗内,你们都说说,我该怎么回信?”周通天阴沉着脸说道。

听了此话,在场的所有人眉头紧蹙,若大唐真的内乱,古剑门若是知道太虚宗的元婴修士不在宗内,那就麻烦了。

“这可怎么办?老祖还没有回来?要是掌门师兄迟迟不动身,古剑门难免不会怀疑,要是掌门师兄去了,一旦被他们得知慕容师叔不在宗内,说不定会扣留掌门师兄,并且大举进攻咱们太虚宗。”周振宇满脸担忧的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已经得知慕容师叔不在宗内,故意找个借口,把掌门师兄调走,到时候大举进攻,咱们群龙无首,根本抵挡不住。”陈祥东皱着眉头说道。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我看咱们找个借口,关闭山门好了,凭借着护宗大阵,多少能支撑一段时间。”王天极开口建议道。

听了此话,所有人的目光望向周通天。

周通天是太虚宗的掌门,掌控护宗大阵。

周通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后,眼中掠过一抹坚决之色,沉声说道:“好吧!那就暂时开启护宗大阵,理由是宗门长老冲击元婴,这样无论大唐是真内乱,还是假内乱,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谁要冲击元婴期啊!老夫才离开一段时间,大唐就内乱了?”一道充满威严的男子声音响起。

话音刚落,一声怪鸣声响起,一只数丈大小的三色怪禽飞了进来,一名五官端正、满面红光的青袍老者坐在怪禽的背上。

三色怪禽头颅酷似秃鹫,尾巴却有半丈长,双目冒着红光,长着蝙蝠一般的翅膀。

“是三色秃鹫,慕容师祖的灵禽。”

“拜见慕容师叔。”看到青袍老者,周通天等人面露狂喜之色,弯腰冲着青袍老者行了一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三色怪禽降落在地上,青袍老者跳了下来。

青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太虚宗唯一的元婴修士慕容锋。

他手掌一拍腰间灵兽袋,三色怪禽双翅一展,体型飞快缩小,飞回了灵兽袋之中。

“刚才谁说大唐内乱的?老夫不过离开十几年,大唐就内乱了?”慕容锋眉头一挑,沉声说道。

“慕容师叔,是这么一回事。”周通天心中一凛,将这几年来宗内发生的大事说了一遍。

听完周通天的陈述,慕容锋脸色一沉,开口说道:“老夫不在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石小子夫妇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还有最近的这些乱子,也真是让人头疼,不过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袭击咱们的人?有没有抓到活口或者留下什么证据?”

“回慕容师叔的话,没有活口,不过得到几个储物袋。”周通天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子里取出几个黑色储物袋,递给了慕容锋。

慕容锋打开储物袋,神识一扫,皱着眉头说道:“东西很普通,看不出什么特别,看来,幕后主使很小心,没有留下任何带有标记的东西,功法呢!能否从他们的功法上看出什么?”

周振宇略一沉吟,开口说道:“回慕容师叔的话,据王师侄他们回忆,袭击他们的人修炼的是很常见的五行功法,幕后主使是精心策划过的,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联想到收徒大典涌现出大批天才,我们猜测可能是大唐内乱、甚至是整个星沙大陆混乱开始的征兆,现在古剑门派人请您过去,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