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球赛对人消耗极大,一场足足一个时辰,也就是修行者之间的对战能一天进行三轮。

看着紧张的众人,嬴抱月注视着不远处的签箱。

三轮三个时辰,换算成小时就是六个小时。如果三场打满意味着要在高速骑马和击球调动真元的情况下撑满六个小时,这么高强度的消耗,哪怕是铁打的人都受不了。

即便在场的大多是各国年轻修行者的精锐,是地阶和人阶巅峰的修行者,连战三场都是地狱一般的挑战。所以即便每场之间有休息时间,但第二轮抽签中能否轮空,对比赛最终的结果影响不小。

虽然每队的实力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毕竟如果第二轮轮空,等于在别国对战的时候拥有了休息时间,而且还能不战而胜,这优势可谓十分明显。

终于又到了拼运气的时候。

所有修行者眼巴巴看着球场中心的签箱。

在这场抽签结束后就是中午休息的时间,但不等到这抽签结果,谁也没心思休息。

因为这场抽签如此重要,之前每次还会被人质疑是否公正。

毕竟在过去的几届初阶大典里,每次到了第二轮抽签,轮空的往往都是那一个国家。

那就是举办国,南楚。

“话说这一次,到底是哪国会抽上轮空呢?”

夏日mm游乐园甜美写真图片

“要是放以前,那都不用猜,肯定是南楚,啧啧……”

“南楚第一轮败退,这都多少年没见到了……”

在等待抽签的时间里,焦灼的空气中响起民众们的窃窃私语。

以往不管公不公平,马球战轮空的国家名额总是会落到南楚身上,其中原因大家该懂的都懂。

然而谁都没能想到,这一次东道主南楚在第一轮就败退了,局面走向未知。

“不管这抽签能不能耍手段,这次南楚为自己准备的手段可是用不上了喽!”

“也不知道这手段会落到哪个国家身上?”

有他国修行者凉凉地议论起来,考官迟迟不宣布抽签,等得着急冒火的民众中各种议论甚嚣尘上。

“不过话说不管南楚轮空多少轮……也没见其拿过马球战第一呐。”

“是啊,第一永远不是北魏就是后辽,要我说呀,这两个国家在哪一轮对上哪一轮就是提前的决战!”

“那这么说,这一次的决战岂不是已经打完了?”

“不管抽到谁,最后赢的肯定是北魏。”

“说白了轮空不过是少打一场,给那些弱国有些侥幸心理罢了,弱就是弱,不是体力充足就能弥补的!既然对结果没什么影响能不能快点抽啊?老子还想去吃饭呢!”

在众人嘈杂的议论声中,场中央终于响起了考官慢吞吞的声音。

“北魏,东吴,前秦继子,上前来!”

来了!

不管刚刚对这抽签成绩多么不屑一顾,此时真到了要抽的时候,所有人还是精神一震。

“来了来了!要抽了!”

万众瞩目,结果重要,这让抽签的三个继子身上的压力顿时重如千斤。

“我……”嬴珣看向身后众人,勉强一笑,“我去了。”

嬴抱月看着他袖子下手紧紧握成拳,在众人紧张的沉默中对他笑了笑,“尽人事即可,别紧张。”

嬴珣想说他没有紧张,但这少女一句话却的确让他肩上担子轻了一些。

“嗯,”他点了点头,在万众瞩目下向球场中心走去。

“人事吗……”然而注视着那个少年年轻的背影,嬴抱月的眼中却划过一丝寒光。

她之前并没有告诉嬴珣,但正如之前人们议论声中所说,这第二轮抽签,并非铁板一块。

既然曾经能次次抽中南楚,背地说没有操什么作实难让人相信。

但东道国在可控范围内吃点甜头,众人虽然不满但最终也不能说什么。这一次抽签中没有南楚让众人燃起对结果的兴趣,但东道国不在了,不代表为东道国准备的手段也没有了。

嬴抱月目寒如冰。

嬴抱月注视着那个巨大的签箱,光她知道的能神不知鬼不觉操纵抽签的手段就有三种。

而且不是依靠拙劣的戏法,是凭借真真正正修行者的手段。

当然,这一切建立在修行者的等阶足够高。

那个签箱如此巨大,等阶五和其之上高阶修行者完可以通过操纵内部气流完成对竹签位置的调换。

这就是高阶修行者的力量。

正因为能做到如此多的异事,等阶五及其以上的高阶修行者才会成为各国争夺的焦点。

不过虽然高阶修行者能干预如此多人间事事,但也不用担心会过多添乱,毕竟能做到这些的人很少。

而如此众目睽睽下,等阶五都能难管控,再往上的话……人就更少了。

不是在这种大场合,根本没有高阶修行者会出手。

而就算是大场合,往往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要想耍这种手段,还得建立在在场没有天阶修行者的情况下。

毕竟在天阶修行者的眼下,寻常人无法发现的这些手段是一抓一个准,无处遁形。

真正的重要场合,往往会有多国的天阶修行者坐镇,比如东吴的中阶大典。

也就初阶大典这种不高不下的场合,容易出现这些东西,嬴抱月心道。她抬头看向远方高台仿佛睡着了一般眯缝着眼睛的李梦阳。

这里的天阶修行者就只有那一位,之前那么多次南楚的手段他没看出来,这一次想必他也依旧不会“看出来。”

“吉时到,抽签开始!”

伴随着礼官一身高喊,孟施、赵光和嬴珣三人同时将手伸入了签箱。

所有人屏住呼吸,然而就在这时,嬴抱月瞳孔一缩。

她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所反应,然而就在三人将手伸进去的时候,她忽然感受到一股气流在签箱里涌现,四散奔逃!

居然真的出现了!

嬴抱月的指尖死死扣入掌心,之前只是猜测,但她没想到还真有高阶修行者会做出这样的手段。

高台上,梦阳先生像是从睡梦中苏醒,老人眯眼静静看了那签箱一眼,眼中快速划过一抹没想到和意外,但下一刻他的眼神转为冷漠,什么都没说再次阖上眼皮。

任由一切就这么发生。

异变迅速地进行着,无人能挡,然而下一刻就在这时,盯着那个签箱的嬴抱月忽然一怔。

高台上仿佛睡去的梦阳先生猛地睁开双眼。

嬴抱月看着那个签箱,就在箱内那股的气流奔涌搅和之时,忽然不知从何处出现了另一股气流,如同大风大浪压境,猛地一把将那股气息压下!

那股气流不知从何而来,来得快去得快,宛如一阵清风,却不像之前那股气息四处窜动,而只是彻底抵消了之前出现在箱内的那股气息,如同光芒吞噬黑暗。

嬴抱月睁大眼睛,感受着签箱内最初的那股气息消失,随后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远方。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淡淡青山的轮廓。

没人知道,高台上的梦阳先生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同一个方向,下一刻老人眯起眼睛喃喃开口,“等阶四?”

“先生你说什么?”一边的姬嘉树一怔。

“没什么。”梦阳先生淡淡道。

而就在这时球场中心爆发出巨大的呼声。

定睛一看是三位继子已经将签抽了出来。

只有很少人知道,就在刚刚有一场无声的博弈结束。

但人们也无暇他顾,只是死死盯着这新抽出来的结果。

“这是……”嬴珣打开手中签,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