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登的语气之中的轻蔑之意,显而易见。

日本的国力与安南相比,都要差上不少,不过,不管怎么说,日本也不是一个小国,如果真要是日本上下拧成一根绳,与大明过几个回合,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日本最重要的问题是,内部的不统一。

日本比起大明本来就小,而今又四分五裂,更不要说,日本在大海之上,偏偏水师比大明差了不知道多少。

这种实力对比之下。

想要拿下日本,要比灭安南容易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了,打赢之后,如果想占据日本,却也不是太容易安堵下来的,就好像是安南一样,安南灭过也五六年了。

但是交趾一省,依然有十万大军驻扎,还有数万京营精锐。以及占城,老挝等国兵马为附从。就是为了震慑安南人。

如果大明想要将日本列省,兵力最少要多一倍。

但是单单要以上这三个条件,就容易多了。

当然了,如果大明真正想帮足利家族,只需派不足万人精锐就足以帮足利义政抵定胜局。毕竟而今足利义政一方,与他弟弟足利义视,双方可以动用的兵力,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万,有大明万余精锐,在关键时刻,就可以想那一方获胜,就可以让那一方获胜。

朱祁镇既然对日本有所图谋,就掌握日本的主动权,这才是郭登要增兵的原因。

白丝美腿芭蕾美女蕾丝纱裙柔软身姿撸猫写真图片

朱祁镇说道:“既然如此,此事就令枢密院准备吧,只是可令谁为将?”

郭登沉吟片刻说道:“可以令南洋水师总兵官王英为帅,总领水陆之师,此次去日本,关键都在海路上,王英老将比较妥当。”

郭登之所以,推荐王英,一方面是就是因为王英在水师之中的影响力,可以说大明水师是王英一手一脚打造出来的,王英的资历很老,而且有自己的山头。

水师与陆军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太亲密的。

如果想要两方亲密合作,自然要找一个能压得住的人。王英就是其中一个。

另外一个原因却是大明战略转向的问题了。

随着南北洋水师的建立,再加上朱祁镇提出的对南洋移民攻略,眼见今后大明的重心不在北,而在南。

在南洋打仗,是少不了水师的。

如此一来,王英掌控的水师就非常重要了。

这里以杨洪郭登为首的正统勋贵们,就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们的子弟,骑将,步将,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有不少,但是能纵横海上的人才,

却没有多少。

这就很尴尬了。

难不成今后打仗的果子都让王英为首的这个小山头给吃了。

王英战功一高,将来中枢之中,自然少不了他一个位置。

如此一来,郭登的那些旧部们位置在什么地方?

大明军队之中虽然有很多派系,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以战功为一切说话的底气。

郭登想解决王英已经很长时间了。

当然了,郭登想解决王英,并不是想要杀了王英,不管怎么说,王英也是大明堂堂伯爵,航海伯,军中一个小山头,怎么说杀就杀?

郭登对要王英的命,没有兴趣,但是对摧毁水师这个小山头很有兴趣,别的不说,最少王英不能在水师之中一家独大。

这是郭登一直以来的想法。

这一次征日本,这一战并不是太难打的。结果也显而易见,只要王英不搞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可能打败。

这一战功成之后,王英封侯爵,调入中枢,列为枢密院,也就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南北洋水师的军官就要遇见一次人事上的大调整。

之前不受待见的,以为是辅兵一般的水师,就会成为未来军中内部争夺的香饽饽。

在别的方面,朱祁镇或许有些迟钝,但是在政治上这种人事斗争,朱祁镇早就敏感的不能再敏感了。

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通是怎么回事了?

要知道王英打仗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战绩,还有过白藤江之败的黑历史,真要比战绩,即便是后起之秀,镇守西藏的范广,打起仗来都比王英利落。

所以选王英,定然不是军事上的缘故,自然是其他缘故。

至于是什么原因,朱祁镇自然也是知道的。

不过,他沉吟片刻,就说道:“好,那就传令给他,让他立即赴京吧。到时候朕与卿,还有枢密院,三军共同商议此事。”

处于权力制衡的角度出发,下面任何一个小山头太过坚固,都不是朱祁镇所想看见的。

说实话,朱祁镇其实并不怕,那种方方面面都有人,中枢有人列为朝堂之上,地方各部队之中,也有自己的人。

比如而今杨家与郭家。

盖因这样的势力,其实已经将他们与大明王朝绑在一起了,一荣具荣,一损具损,除非皇帝做的太过分了,谁会造反了。

但是势力不大,在中枢没有发言权,但是在下面盘踞在一处,力量集中,反而让人担心。

因为有割据造反的可能。

如此对王英,其实也是好事。

王英而今也五六十岁了。一直在海上漂泊,也很是辛苦。

今后到京师列为中枢,影响力大增。从此王家也比当初上了一个台阶。不过唯一可惜的是,王英失去了一个进封国公的机会。

毕竟大明如果启动南洋攻略,很可能再出一个或者两个国公。

当然了,郭登想将正统勋贵的实力渗透进水师之中。朱祁镇虽然不反对,但是他的着重点,却是水师的势力在中枢有一席之地。

这才是符合今后大明对水师越来越重要的趋势。

毕竟很多时候,在中枢没有发声的人,朝廷在决策的时候,就会很自然忽略掉某些地方部门的利益。

这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将来郭登与王英之间的暗流涌动,朱祁镇就不在意了。不过,朱祁镇估计,北人到南方未必有适应。

当然了,军方虽然开始准备了。

但是先礼后兵的套路也不能少。

这一次,朱祁镇让怀恩从宫中选一个太监。

当然了,在太宗年间,大明派太监出使各国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郑和,比如亦失哈,等等的。

朱祁镇所选择也不算出格。

更因为朱祁镇,文官命比较贵重,死一个不大好收场。而且一旦有流言蜚语传出去,败坏朱祁镇的高大形象就不好了。

但是太监就不一样了。

皇帝家奴而已。

皇帝要他死,他还敢不死吗?

所以朱祁镇召见这个太监的时候,干脆挑那一种外面有家人的,直接令怀恩去做坏人,让他乖乖的死在日本,开动自己的脑筋为大明寻找一个借口。

他为国而死,朝廷会追封,并让他的家人,从此改换门庭,成为官宦人家。

虽然有些残酷的,但是很多底层的太监都会愿意的。

无他,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进宫当太监。真正当太监的家里没有一个家境好的。而且在宫中就有好日子过了?

却也是未必。

宫中真正混出头的太监,也是很少一部分。

大部分太监都在底层沉沦。

而且这些年,朱祁镇有意抑制太监,出头的太监就更少了。

如此安排好之后,朱祁镇就将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了。毕竟从出使到回来,也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

朱祁镇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这一件事情。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首先要处理的就是他几个儿子,已经到了要封国的时候,不仅仅是朱祁镇要推行的国策,这一件事情已经有很多人催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