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石樾掀开了盖在坛子上面的纱布,六只指甲大小的黄色蜜蜂顿时从中飞了出来,落在了石樾的手心。

石樾能感觉到六只噬灵蜂跟自己之间的联系,他心念一动,六只噬灵蜂便飞出了他的手掌。

六只噬灵蜂身上都有淡淡的灵气波动,赫然是灵虫无疑,它们能自行吞吐灵气修炼。

蚧虫没什么攻击能力,石樾也不担心蚧虫能伤害到六只噬灵蜂。

“去吧!把那些蚧虫都消灭掉,”石樾冲着灵田轻轻一指,六只噬灵蜂双翅一振,纷纷向灵田飞去。

六只噬灵蜂,想要灭杀掉三亩灵田内的所有蚧虫,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神秘空间的时间流失速度是外界的十倍,噬灵蜂的繁衍速度同样是外界的十倍。

石樾走到一株凝烟草面前,可以看到,一只噬灵蜂落在了这株凝烟草的根部,从凝烟草根部揪出一只透明的蚧虫,三下五除二,将这只蚧虫吃掉了,随后这只噬灵蜂向另一株凝烟草飞去。

见此情形,石樾满意的点了点头,退出了神秘空间。

走出地下室,石樾给水月花施雨后,回了一趟住处,给灵田里的灵稻施雨后才离开。

石樾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一有时间他就进入神秘空间,寻找蚧虫加以灭杀。

在石樾的努力下,蚧虫的数量越来越少,凝烟草和烈阳草的长势越来越好,空置的一亩灵田也种上了灵稻,除此之外,他还种上了五棵血气果树和五棵紫罗杏树。

一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外界过去了半个月,神秘空间已经过去了半年,血气果树和紫罗杏树已经长到两丈多高,枝繁叶茂。

六只噬灵蜂在神秘空间里没有任何天敌,再加上大量蚧虫供它们食用,很快,六只噬灵蜂的个头就大了一圈不止,它们在一棵血气果树上搭建了一个蜂巢,蜂巢的面积不断扩大。

最让石樾高兴的是,噬灵蜂开始产卵了,六只噬灵蜂变成了数百只,数量增长近百倍。

石樾不需要对这些新诞生的噬灵蜂认主,他只需控制住蜂王,就能控制其他的噬灵蜂。

噬灵蜂虽然是灵虫,除了寿命较长,其他的地方跟普通的蜜蜂差别不大,同样分为蜂王、工蜂、雄蜂三种。

蜂王除了吃,主要职责是产卵,为整个蜂巢诞生更多的后代,雄蜂则负责跟蜂王交配,繁殖后代,雄蜂一生只有一次与蜂王的交配,交配结束后很快就死亡,工蜂是一种缺乏生殖能力的雌性蜜蜂,它们负责采集食物、哺育幼虫、泌浆清巢、建造蜂巢、保巢攻敌等工作,一个蜂群的工蜂数量的多寡决定了蜂群的兴衰。

数百只噬灵蜂在灵田中翩翩起舞,它们或采集花蜜,或寻找蚧虫加以灭杀,忙活不停。

随着噬灵蜂数量的增加,灵田里的蚧虫越来越少,几乎绝迹了,这让石樾高兴不已。

这一日,当石樾给自家灵田施雨回来后,发现上次前来寻找周鸿师叔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院子外面,神情颇为焦急。

“弟子石樾见过慕容师叔。”石樾恭敬的行了一礼。

太虚宗等级森严,炼气期弟子遇到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必须行礼。

“嗯,周师兄还没有回来么?”慕容晓晓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石樾摇头说道。

听了此话,慕容晓晓的神色有些失望,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石樾,开口问道:“你除了帮周师兄看管洞府外,还需要做什么?”

“给灵田施雨?”石樾如实回道。

“施雨?这么说,你懂种植?”慕容晓晓闻言,双眼一亮,满脸期望的问道。

“懂一点点吧!”石樾硬着头皮说道,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太好了,我种植的灵药出了点问题,你帮我看看,要是能帮我解决问题,赏赐少不了你的。”慕容晓晓满脸欣喜的说道。

听了此话,石樾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为难之色,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他哪里懂种植灵药,他种植的凝烟草和烈阳草出了问题,还是看了周鸿师叔的典籍才得以解决的。

“怎么?你不想去?还是说你根本不懂种植,刚才是骗我的?”慕容晓晓见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寒声说道。

听了此话,石樾哭笑不得,他如果说不想去,肯定就得罪了这位慕容师叔,他如果说不懂种植,就是欺骗长辈,罪过更大。

“当然不是,只是弟子种植灵药的经验不是很丰富,怕治不好慕容师叔的灵药。”石樾略一思量,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治不治的好,看过才知道,既然周师兄放心把洞府交给你看管,说明你还是有点本事的,别推辞了,快跟我来吧!”说完,慕容晓晓放出莲花法器,跳了上去。

“本事?明明就是周师叔给的报酬太少,没人愿意接,这才轮到我的。”听了此话,石樾嘴角抽搐了一下,在心中暗自想道。

听了慕容晓晓的一番话,石樾再不情愿,也只能放出叶子法器,跳了上去。

没过多久,石樾跟着慕容晓晓,来到了一座宽阔的山谷之中。

山谷外面立着一个丈许高的石碑,上面镌刻着“桃花谷”三个银色大字。

山谷之中,弥漫着一大片白色雾气,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空气中却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似乎里面种着不少花草。

“跟着我,要是触动了禁制,那就麻烦了。”慕容晓晓对石樾叮嘱道。

“弟子明白。”石樾点了点头。

慕容晓晓翻手取出一面白色的方形令牌,往山谷轻轻一晃,一道白光从中飞出,没入了雾气之中。

雾气一阵翻滚涌动,溃散不见了,一大片桃花出现在石樾的眼帘之中。

桃花林十分茂密,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一路上,慕容晓晓走到哪里,哪里的桃花就会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通道来,等石樾走过去之后,又自动移回原位,仿佛有什么人在操控一般。

半刻钟之后,两人便走出了桃花林,一座装修华丽的院落便出现在眼前。

这间院子占地面积极大,亭台楼阁,花园回廊比比皆是。

石樾一时看呆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惊讶的发现此地的天地灵气比周师叔的住处还要浓郁。

这位慕容师叔年纪轻轻就筑基成功,洞府装修华丽不说,面积也很大,应该是有背景的人。

想到这,石樾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这种出身高贵的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在慕容晓晓的带领下,石樾走过一条条回廊,经过三座小院,走过五座汉白玉架起的圆形拱桥,这才来到了目的地—-一片面积极广的灵田。

按照石樾估计,眼前这片灵田起码有十亩。

按照灵药种类的划分,灵田分成三块,左边是一大片尺许高的青色小草,被一个巨大的透明光幕笼罩住,中间是一大片数寸长的蓝色花朵,被一个巨大的蓝色光幕罩住,右边则是一片金色花朵,金色花朵有大半都枯萎了。

看样子,出问题的是金色花朵。

“石师侄,从一个月前开始,金罗花就莫名其妙的枯萎了,你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治好了,赏赐少不了你的。”慕容晓晓指着金色花朵,缓缓介绍道。

石樾点了点头,抬脚向金色花朵走去。

他来到一株枯黄的金罗花面前,蹲下身子,他发现这株金罗花表面有被虫子啃咬的痕迹。

七八只指甲大小的黑色甲虫肆无忌惮的从石樾面前飞过,落在了一株金罗花上面,张口撕咬了起来,很快,金罗花的一片花瓣就被黑色甲虫吃掉了。

石樾绕着种植金罗花的灵田转了一圈,发现很多金罗花上面都有被虫子啃咬的痕迹。

他回到慕容晓晓身边,略一思量,开口问道:“慕容师叔,这片金罗花平时都没有阵法防护的么?”

“那倒不是,除了施雨,平时都有阵法防护的。”慕容晓晓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我仔细看过了,金罗花上面都有被虫子啃咬的痕迹,灵田里有很多黑色甲虫,估计是您撤掉阵法施雨的时候,这些虫子趁机飞进去的。”石樾分析道。

“我也知道是那些黑色甲虫搞得鬼,但是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这些黑色甲虫太小了,有的甚至钻在土里,我根本无法把它们杀光,石师侄,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慕容晓晓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说道。

“弟子手上有一种灵虫,或许能对付这些黑色甲虫。”石樾闻言,略一犹豫,吞吞吐吐的说道。

说实话,噬灵蜂能不能对付这些黑色甲虫,石樾心里也没有底。

“哦,太好了,快把你的灵虫放出来试一试。”慕容晓晓闻言,双眼一亮,催促道。

石樾点了点头,右手伸进怀里,但就在这时,他想到了一件事,他并没有灵兽袋,噬灵蜂平时都是放在神秘空间之中。

现在当着慕容晓晓的面,他肯定不能进入神秘空间,更不能拿出蓝色珠子,要不然蓝色珠子的秘密就会暴露,这不是石樾想看到的。

“怎么了?不要告诉我,你的灵兽袋没有带在身上吧!”慕容晓晓见此,柳眉一皱,有些不悦的说道。

“额,正是,留在周师叔的洞府了。”石樾点了点头,有些心虚的说道。